广东高院:单位应逐月垫付产假待遇,除非双方另有约定!

                                                                                    信息来源:发布时间:2018-6-14浏?#26469;问?08


                                                                                    广畅顾问钟永棣认为,虽然本案中高院?#24066;?#21452;方可以约定延迟结算产假待遇,但从保障劳动者生存的角度出发,用人单位仍应逐月垫付基本工资(不低于最低工?#26102;?#20934;)给劳动者,将来社保部门核发生育津贴后双方再多除少补。

                                                                                     

                                                                                    【基本案情】

                                                                                    张某于2006年3月2日入职T公司。T公司从2010年9月份开始为张某办理社会保险参保?#20013;?#21452;方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为2012年9月2日起至2016年5月11日止。T公司每月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发放张某上月工资。

                                                                                     

                                                                                    张某因生育小孩于2015年3月2日至2015年8月20日期间休假。张某休产假期间,T公司没有向张某发?#27966;?#32946;津贴。

                                                                                     

                                                                                    2015年9月8日,T公司以内部邮件方式向公司全体员工发出《关于生产淡季?#25165;?#37096;分人员待岗的通知》,内容为:“公司目前进入生产淡季,根据国家法律法规,结合我司实际情况,?#25165;?#37096;分人员待岗,具体如下……。”张某被列为放假待岗人员。

                                                                                     

                                                                                    2015年10月11日,张某向T公司?#22987;?#20102;《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内容为:“鉴于公司没有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没有依法为本人缴纳社会保险费,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二、第三项规定,本人现提出于2015年10月11日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T公司于次日签收了张某的信件。

                                                                                     

                                                                                    2015年10月12日,张某提起仲裁申请。

                                                                                     

                                                                                    2015年12月3日社保管理局向张某核发生育津贴5878.66元。

                                                                                     

                                                                                     【仲裁结果】

                                                                                    劳动仲裁委于2016年1月4日作出裁决:“一、被申请人T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三天内向申请人张某补足生育津贴的差额部分23109.3元?#27426;?#21452;方的劳动关系于2015年10月11日终止;三、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张某不服该仲裁裁决,遂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阶段】

                                                                                    一审查明:T公司向张某支付2015年9月份及10月份l0天的应发工资分别为7040元、3702元,张某2014年11月份至2015年2月份、2015年4月、8月领取的应发工资分别为:6786元、6814元、7115元、6440元、2062元、2033元。张某离职前月平均工资为6788.75元。

                                                                                     

                                                                                    2016年3月30日,T公司向张某支付了23109.3元。

                                                                                     

                                                                                    一审法院判决:一、张某与T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5年10月11日终止?#27426;?#39539;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阶段】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双方于2015年10月11日解除劳动合同,社保管理局于2015年12月3?#38556;?#24352;某核发生育津贴5878.66元。

                                                                                     

                                                                                    根据《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第十七条“职工按照规定享受产假或者计划生育手术休假期间,其生育津贴由用人单位按照职工原工?#26102;?#20934;逐月垫付,再由社会保?#31449;?#21150;机构按照规定拨付给用人单位。……职工已享受生育津贴的,视同用人单位已经支付相应数额的工资。……生育津贴低于职工原工?#26102;?#20934;的,差额部?#38047;?#29992;人单位补足”的规定,因张某的平均工资高于生育津贴标准,故T公司应向其补足生育津贴差额。

                                                                                     

                                                                                    由于T公司已于2016年3月30?#38556;?#24352;某支付了差额部分23109.3元,视同T公司已经支付相应数额的产假工资,故T公司不存在拖欠其产假工资的情况。再者,在社保基金管理部?#27966;?#26410;向张某核发生育津贴时,T公司无从向其发放差额部分。但张某在社保基金管理部?#27966;?#26410;向其核发时即以T公司未足额向其支付劳动报酬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并请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23567;?/span>

                                                                                     

                                                                                    【再审阶段】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审查的要点为张某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中主张的T公司未及时足额向其支付劳动报酬?#27424;?#25104;立。

                                                                                     

                                                                                    《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以货币?#38382;?#25353;照确定的工资支付周期足额支付工资,不得拖欠或者克扣。第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依法享受法定休假日、年休假、?#35282;?#20551;、婚假、产假、计划生育假等假期期间,用人单位应当视同其正常劳动并支付正常工作时间的工资。根据上述规定,产假工资应视为正常工作时间的工?#26102;?#37228;。在T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关于产假工资的支付与员工存在特殊约定的情况下,结合张某与T公司劳动合同按月支付工?#26102;?#37228;的约定,T公司应当按月支付张某产假工资。

                                                                                     

                                                                                    此外,《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第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规定,职工按照规定享受产假或者计划生育手术休假期间,其生育津贴由用人单位按照职工原工?#26102;?#20934;逐月垫付,再由社会保?#31449;?#21150;机构按照规定拨付给用人单位。有条件的统筹地区可以由社会保?#31449;?#21150;机构委托金融机构将生育津贴直接发放给职工。职工已享受生育津贴的,视同用人单位已经支付相应数额的工资。生育津贴高于职工原工?#26102;?#20934;的,用人单位应当将生育津贴余额支付给职工;生育津贴低于职工原工?#26102;?#20934;的,差额部?#38047;?#29992;人单位补足。

                                                                                     

                                                                                    根据上述规定,用人单位已经按时足额缴纳生育保险费的,社会保?#31449;?#21150;机构发放的生育津贴则视同用人单位已经支付了相应数额的产假工资。除有条件的以外,生育津贴由用人单位每月垫付。这也与前述《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按确定的工资支付周期支付产假工资的规定相吻合。

                                                                                     

                                                                                    本案,T公司在张某休产假期间,没有按原工?#26102;?#20934;每月垫付生育津贴即支付张某产假工资,显然违反上述规定。即便T公司在张某起诉后,协助张某向社保部?#27966;?#39046;了生育津贴并一次性发放了产假工资与生育津贴的差额部分,但在张某对其补救行为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其及时支付了产假工资。

                                                                                     

                                                                                    另,生育津贴虽与产假工资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根据《广东省职工生育保险规定》的上述规定,生育津贴与产假工资在支付主体?#32422;?#25903;付标准上并非一致,两者并不等同。T公司以生育津贴属于国家特殊福利为由,主张其不拖欠张某劳动报酬,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张某以T公司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主张属于被迫解除劳动合同,理由成立。一审判决对张某主张的经济补偿金不予支持,二审予以维持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本案例根据(2017)粤民再486号民事判决书整理。

                                                                                     

                                                                                    CopyRight©2008-2016广州市广畅劳务派遣有限公司www.wjwb.icu粤ICP备14010950号

                                                                                    联系电话:020-8565432913711623648联系人:陈先生余小姐传真:020-85654329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31532;?#36335;6号东盛广场三楼303室(?#31532;?#21335;地铁站C出口正对面)

                                                                                    ?#38469;?#25903;持:YHT

                                                                                    88彩票极速时时彩